《母爱的伤也有痊癒力量》:遗憾自己欠栽培的母亲,却接受「男尊

2020-06-10  阅读 733 次

女人的折损,女人的心理病

「男尊女卑」(或重男轻女)这个极度政治不正确的字眼,表面上我们已看不见,但你仍旧可以在生活发现其存在。

当年我生下了第二个女儿后,销假回医院上班,某位门诊助理问我:「你第二胎生男生女生?」我很开心的回答:「又生了一个妹妹。」我挂在脸上的笑容还没消失,助理居然自言自语补了一句:「就怪自己的肚皮不争气哦!」我简直难以置信,难道我不该因生女儿开心吗?对方毫不掩饰的价值观真让我瞠目结舌,惊讶到居然没有立刻反击。

后来知道那位助理晚婚、努力怀孕而得到一个儿子,无怪乎得意若此。我一直很想搞清楚,女人对「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的态度,如何侵蚀着女人的自尊。当我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气氛下的家庭里,成为学历最高的人之后,有时却是母亲的遗憾:「如果这个会念书的孩子是个男的(最好就是弟弟)就好了。」

这遗憾背后是矛盾,是逻辑上很难讲清楚的事。母亲一方面觉得自己当年欠栽培(只能念到初中),要不然也有条件去当老师(说自己当年成绩很好的事至少讲了八百次),一方面又要让自己接受「男人有成就是应该,女人则不必」的观念。

母亲最常提及的得意事之一,就是有一次为念小学的我送便当到学校,小学生一见到她便举手答礼说:「老师好!」母亲好开心,直说自己当天只是随便穿穿,还被误认为老师,可见得自己的气质和老师也相配。

「老师」,是她所能认知女人能做到的最好工作了,再往上进阶的世界就是她无法想像的了。对于我后来从第一类组毕业、转战第三类组的研究所时,她无法想像亦没有兴趣知道。不知念到研几时,有一天谈话间,母亲问我念的不是中文研究所吗?我回:「不是,是心理研究所。」母亲讪讪的说:「都搞不清楚你在干嘛。」

母亲当年渴望更好的学业与成就,她认为机会只有一次,失去的学业与青春一去不回,她只能认份的做好长女、妻子的工作,直到她不再有生活和经济负担。约在她50岁之后,有一段时期我们子女很积极(想想也很天真)的鼓吹母亲去进修:「妳不老是说自己欠栽培吗?那现在就可以去念补校,去念你想要念的啊,社大什幺的也都有很多种课可以选。」

不过她已经动不了了,也许已经从失望变绝望,她早已经不想动了,即使还不算太老,做什幺都应该还有点余裕,但母亲已经全然放弃,那种「反正这辈子就是这样」的无望感,母亲还在世时我常常可以感受到。

外婆身上也瀰漫着同样的无力感,那也是她老人家还在世时,我唯一能感受到的。在外婆晚年,我们曾同住几年的时间,都市小公寓不是她熟悉的乡下四合院,她几乎不出门,应该说连移动都很少,她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发呆,拿张小板凳坐在走廊上,除了偶而必要的吃饭、如厕,她可以从日出坐到日落,跟个雕像一般。我记得当时母亲也像我们这样劝她的母亲:「妳就出去走走啊,公园就在附近,就学其他老人家做做运动啊,不要老待在家里。」

母亲比外婆好一点的地方是,照顾刚出生粉嫩可爱的孙女是她仅剩的活力来源,除此之外,那种对人生已无可改变的宿命感是一样的。不断複製下来的女人经验,也让我惊觉一定要想办法颠覆与摆脱。

或许性格也佔了一些便宜。我这个做女儿的天生反骨,做事情要先问「为什幺」,这些传统观念的束缚通通成为我反动的来源。年轻时的我格外不屑那些联谊时想着台清交、联谊过大学生就要找研究所联谊的女生,我自傲的想:「国立大学我自己来念就可以了,就算不能念国立大学,搞不好可以念国立的研究所。就算都不能,也不代表我以后不会教到国立大学的学生啊。」我下定决心要靠自己,自己成就自己赚,不要嫁给有成就的男人陪衬他,然后自己什幺都不是!

这样独立强悍的个性,所往来气味相投的异性朋友注定不典型,包括有许多同志朋友,以及个性上必得是不具威胁性的草食男,遵守「女男平等」;那种会说「政治妳们女生不懂」的臭沙猪,马上会被我打入十八层地狱。

婚后我生了两个女儿。第一个女儿的诞生是家里长期淡漠气氛下的一股暖流,传统上老大是女生,也被赋予「可以照顾弟妹」的典範,所以她在众望所归之下出生,身为孙子辈的第一人,可说是备受长辈宠爱,男尊女卑的差异在此也暂时无影无蹤。第二胎我还是怀女生,但并不太担心「次女的命运」会再次上演,因为老二有我这样的娘,而我绝不会让这种情况再发生。

当然家里会有些期待与小失望,但由于孙子辈内外有别,如果可以的话母亲更期待刚结婚的弟弟可以生个长孙。于是我这胎在「有比没有好」、没得挑的情况下迎接她的出生。

母亲依旧很疼爱第二个外孙女,同时开始殷殷盼望弟媳的肚皮,时常对我说:「我有预感这次是男的!」、「已经有两个女生了,所以这次『一定』是男生。」奇怪的逻辑,我冷眼旁观,心中想的是别打老天爷的如意算盘了。

果然老天爷有感应到我的念力,弟弟这胎依旧是女生,我可乐了,偷偷跟先生说:「你看,这就是报应啊,愈是重男轻女的人愈要好好修炼这件事。」

这几年关于子女性别的新闻,都会引用2011年英国对于子女数与性别的研究,指出幸福指数最高的家庭组合,第一名就是拥有两名女儿。

此研究针对数千名有16岁以下孩子的父母进行调查,结果发现父母幸福感最高的性别组合排名分别是:两个女儿、一子一女、两个儿子。根本不必去特别理解这研究的信效度,因为我及其他拥有两个女儿的朋友们已经点头如捣蒜。

女儿,多美妙的礼物啊!我不只一次告诉我的女儿们,我拥有她们十分十分的幸运与幸福。当母亲还在世时,她常看到我拥着女儿左亲右抱,一脸陶醉满足样。有一次她忍不住笑着说:「妳很满足厚!」我回答:「那当然啰!」

我母亲也有两个女儿,可惜我没有被拥在怀里的印象。

我很期待母亲在3个孙女的围绕下,能够将执着慢慢放下,可惜过没两年母亲病重,没机会感受孙女、甚至女儿围绕身边的种种好处,只能留给家人慢慢体会了。

相关书摘 ►《母爱的伤也有痊癒力量》:母亲本来就「应该」是慈爱的?

书籍介绍

《母爱的伤也有痊癒力量:说出台湾女儿们的心里话,让母女关係可以有解!》,橡树林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南琦

那些母女之间以爱为名、在彼此关係上的种种挫折与伤害,作者南琦绝对是不在话下的过来人;而也因为她看懂自己与母亲之间的爱恨情仇,更能同理且心疼有相同经历的女儿们!所以她在书中说了一些故事,也呈现了部分台湾母亲的样貌,尽力从许多真实案例中提供不同的思考面向,期许各年龄层的读者们都有属于自己年纪所能想到最好的因应方式,有机会从母爱创伤里省思、然后在受伤的母女关係中喊卡,回过头来好好照顾自己,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本书不仅是作者与朋友们、个案们的疗癒笔记,更是作者从自身所遭遇的母爱伤害中,一路寻找碰撞出的「痊癒力量」!作者说,我们无法把人生切断、重新来过,但却可以带着现在的成熟与智慧,给自己一个能够好好沉澱观看的机会──把过去看懂,即能有所领悟,从已经破坏的母女关係里,活出不一样的人生。

《母爱的伤也有痊癒力量》:遗憾自己欠栽培的母亲,却接受「男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