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维菁遗作《有型的猪小姐》书摘转载:还是要许愿 妞书僮

2020-07-17  阅读 267 次

以《老派约会之必要》、《我是许凉凉》广受好评的作家李维菁2018年11月13日病逝于台大医院,享年49岁。12月出版的《有型的猪小姐》成了李维菁来不及看到出版的新书,选编自李维菁近年来的专栏文字──  「在这本书中,她首次以『我』作为叙事者站到读者面前,仍然天真世故,仍然清醒犀利,但蕩开聚光灯后的天真有了岁月的爬痕,犀利的嘴角带着笑,我们第一次发现,那些在失温国度背着光翩翩起舞的身影真正灿美──她们多幺相像,多幺有型。」── 《有型的猪小姐》  


《有型的猪小姐》书摘转载 

还是要许愿

我觉得许愿是美丽的事,一年结束之时,新年开启之际,有人去庙有人上教堂,有人对着灿烂如梦的烟火,甚至,不用去哪里,只要闭上眼睛或者抬头望天空,默默许下心愿。许愿像是自己和上天的对话,或者是自己跟更高的什幺力量沟通,也或者,是自己和未来的自己立下盟约。

人还想许愿,代表了对自己仍有期盼,对将来仍然怀抱想像,能够如此,很是美好。就像我偶尔在寺庙中,看到香烟袅绕,男男女女专心一意对神明诉说,也许俗俚,也许愚昧,也许贪心,也许执迷,也许偏狭不悟,但那份细细诉诉一一说明自己人生的专心,总让我震惊与感动,啊,所谓善男信女,所谓红男绿女,所谓芸芸众生,尽是如此。我相信,许的愿不一定会实现,但如果人够虔诚够自省够努力,那份愿望也会传到天听终究以别的形式回到自己的人生之中。

我喜欢新年,每年年终总在平安宁静的期望中,好好整理过去一年的人生,对于时间的力量人生的变化,珍惜又惆怅。捧着脸对夜晚的窗外凝视,整理过往一年又许了新愿,好像自己坐在时间之河的这端,又回到了小时候,向远方的什幺宇宙宏大的某种存在期许愿望。

但我小时候其实不太相信许愿这事,觉得人生所有事情,都应该自己踏踏实实去规划执行,目标就可以达到,人若自己不踏实工作,老向神许愿或向天求助,很可能代表他自己行事规划不够谨慎也不够扎实。到年纪大了以后才发现,人生有很多事情,并不是自己努力就可以达到的,像人际之间因缘散聚,阴错阳差,彷彿自有注定,就连个人工作事业的推动,也有因缘际会。

人能做到的事,一点也不少,但这只占了其中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命运,是上天的旨意也不一定。

过年的时候我容易想起有些好朋友,那样好过亲过的,彼此深深支持的,也真的会在路途中走着走着就比较远了,儘管彼此都仍想念,都还友善友爱,也想努力维繫,仍然走着走着就远了。人生际遇引发的种种变化,逐渐让彼此的生命节拍对不上,双方很努力维持着不要散。我想起小时候每天交换信件笔记的朋友,久未联络,见面吃饭发现怎样都说不上话,但我还是认真地看她脸书的每张照片,认真按讚,像是单方面的癡情。曾经义气知交的朋友,每天东奔西跑,为了开拓事业,变得焦躁浮肿。也有曾经相看就欢喜的老友,现在只把我当作填空档的伴,只在老公去工作的两小时,临时打电话约我咖啡,一杯还没喝完就说要走,因为老公提早结束了,因为我从拚了命的工作狂变成每天在家写稿的人。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变化甚大,惊险过了好几关,生涯变了好几回。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什幺都没长进,在恆常的时间中只是呆呆静静地窝在这城市的角落,看着这些人走进又走出,看着四时的变化。

但我想我总是长进了,有些苦不苦了,有些乐不乐了,年纪长了其实好,我的人生,此时自己和自己相处得最好。

而我们总是要许愿的,现在又是许愿的季节。虔诚地整理过往,细细梳理,认真地看着身边的人,血浓于水的,欢欣鼓舞的,情义深厚的,牵肠挂肚的,纠缠难解的,攻讦陷害的,擦身而过的,都一一放回原来的位置。

然后我们对着新年的夜空许愿,如烟花之灿美,如时间之宁远。

本文摘自《有型的猪小姐》

 李维菁遗作《有型的猪小姐》书摘转载:还是要许愿  妞书僮

李维菁遗作《有型的猪小姐》书摘转载:还是要许愿  妞书僮

  「是中场感言,是创作宣言,也是爱的回顾。」
  李维菁写给癡心不悔少女们的62封信

  天真又世故,她是少女,更是小姐:
  小姐不看人脸色,小姐不得过且过,小姐不怕一再爱错。
  生活伤痕累累,还是精心装扮;职场人际不顺,用写作为自己欢呼打气。
  她陪我们心疼自己、正视内在的欲望,因为她懂得那才是真的爱与美,
  以原原本本的自己被爱,不是奢求,是应该。

  坚持格调,她是:有型的李维菁。


  李维菁以细腻的文字划开现代生活的皮肉,写欲望,写孤独,写枯渴无依的情感荒原,写躲不开的原生疏离与无声社会暴力。深爱她的读者喊她许凉凉,看她是「对单身泰然自若,冰雪聪明时代新女性新偶像」,她只说「我写的就是寻常人的情感与生活」。

  在这本书中,她首次以「我」作为叙事者站到读者面前,仍然天真世故,仍然清醒犀利,但蕩开聚光灯后的天真有了岁月的爬痕,犀利的嘴角带着笑,我们第一次发现,那些在失温国度背着光翩翩起舞的身影真正灿美──她们多幺相像,多幺有型。


  关于人生,她说:
  「我很诚恳地面对自己的每一个过程,并从痛苦或现在看起来令人感到羞耻的时刻,特别是困惑中,真实地寻找答案。」

  关于关係,她说:
  「我几乎不曾因为自己没有恋爱,或长期单身,看到别人在路上热烈亲密,或看到老友结婚而难受……只要看到两个人彼此喜欢,喜欢到不得了的程度,喜欢到想要一直和对方生活在一起,我就不自觉地想:这种强烈的感情,还存在这世上哪!」

  关于爱恋,她说:
  「初恋多半是自恋的转移。我想成为什幺样的人,而刚刚好对方眼里的我是那样的人。很可能是出自误会,但是我很快乐,很快乐他看我刚好是那样的。」

  关于生活,她说:
  「去买一碗麵外带,闻到蔬果酱料熬煮汤头的香鹹;感受莲蓬头喷射的热水按摩颈后腰背的舒缓,还有乾燥皮肤摩擦新鲜棉那种让人几乎想哭的放鬆。我珍惜着日常生活,日常这两个字让我好生眷恋。」

  关于创作,她说:
  「我所能做的,只是面对眼前的一方白纸,一个字一个字,平凡老实笨拙地,慢慢爬。除此之外,我没有聪明的方法去面对自己的人生。」

  关于身份,她说:
  「人会长得愈来愈像你的职业,我非常憎恨这句话,之所以憎恨,可能因为我知道那是真的。」 

作者:李维菁

出版社:新经典文化

--

李维菁追思会 暨《有型的猪小姐》新书发表

李维菁遗作《有型的猪小姐》书摘转载:还是要许愿  妞书僮 活动名称:李维菁,爱的回顾时间:2018/12/16 14:00-16:00地点:市长官邸艺文沙龙 (台北市中正区徐州路46号)活动页events/64108279297414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