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资助医费当义工回报顾宝雁与癌共舞活出自己

2020-08-02  阅读 961 次

获资助医费当义工回报顾宝雁与癌共舞活出自己获资助医费当义工回报顾宝雁与癌共舞活出自己获资助医费当义工回报顾宝雁与癌共舞活出自己获资助医费当义工回报顾宝雁与癌共舞活出自己获资助医费当义工回报顾宝雁与癌共舞活出自己获资助医费当义工回报顾宝雁与癌共舞活出自己

(彭亨讯)住在彭亨州玻璃口新村的顾宝雁是一名家庭主妇,她是在2011年9月间参与当地一项健康嘉年华活动的妇科检查,结果验出子宫出了毛病,让她感到晴天霹雳,不知所措。

“当时我真的很无助和徬徨,感到自己的命运坎坷,为何老天要如此对待我?”

她的丈夫吴志华(53岁)在2006年曾经轻微中风,半边身体瘫痪,不能做工,当时儿女又小,后来她只好到熟食档工作,以及在亲友接济下维持生活。她丈夫疗养了大半年才终于康复,没想到又轮到她患病,而且病情严重,让她一时难以接受事实。

她说,子宫内的肿瘤不断变大,使到肚子也胀起来,肿瘤大到4公分,医生说必须尽快切除治疗。

她的家境贫穷,难以承担一笔医疗费,她唯有四处奔坡,并向时任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求助。

廖中莱马上答应给予她大力协助,叫她安心治病。在2012年3月间,她到吉隆坡中央医院进行化疗和放疗,整个疗程长达4个月。

孩子获赞助教育费

“这段日子是我最痛苦的时刻,尤其是放疗所带来的痛楚,至今难忘也很可怕,幸好抗癌成功,再苦总算捱过去了。”

回想抗癌的路上所遇到的好人好事,她坦言,一切有赖于热心人士和家人的协助,让她能勇敢抗癌,不必时刻担心医疗费。

“我非常感激能够获得各方热心人士和亲戚朋友的协助和捐款,尤其是要谢谢生命中的贵人廖中莱,他通过主办健康嘉年华鼓励人们做健康检查,预防胜于治疗,病向浅中医。“

此外,她说,在玻璃口雀友俱乐部秘书庄培华的帮忙下,她的孩子获得星洲日报基金会助养儿童计划,每月给予教育费,减轻生活负担。

吁珍惜生命  妇女应每年做体检

顾宝雁表示,在治病前,她时常渴睡和感到很累,内裤潮湿,分泌物有异味,但她没有多加理会,直到做了妇科检验,才道自己患癌。

她庆幸自己做了妇科体检,得知自己的身体状况,要是延误治疗,恐怕康复的机会减半。她也在此呼吁妇女姐妹要珍惜自己,每年应该做身体检查,不要感到害怕。

抗癌是长久的斗争,今年已是第6年,她期望病情不要复发,能够平平安安过日子。

现在她积极参与社区活动,保持心境开朗,以免让坏情绪影响健康。

人生观改变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顾宝雁康复后,对整个人生改观,做自己喜爱做的事,不会再在乎别人的眼光。如今更成为卡拉OK歌唱比赛的常客,也注重个人的衣着打扮,增加不少自信心。

她表示,她以前时常在家照顾孩子,很少出外,自从患病后,她想要活出自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她参加了东海岸经济特区的Empower免费培训课程,学习美髮和化妆。现在她除了装扮自己,也获得几位好友的支持,上门找她剪头髮或染髮,从中赚取一些零钱,帮补家用。

她表示,人生无常,她患病时获得许多人的帮助和捐款救济,她心存感恩,也加入义工行列,献出一份心力,帮助其他有需要的人,回报社会。

她也说,丈夫和孩子都鼓励她参与各项活动,放鬆心情。她的3名儿女已长大,大儿子18岁,二女儿女15岁和幼女9岁。

当医生宣判罹癌时…… 该选权威名医?还是就近治疗?

”你们知不知道,哪个医生治疗肝癌最厉害?治疗乳癌最厉害?哪家医院最专业呢?”

打听之后,好不容易挂上门诊,排了一个月的队,总算见到医生,却又面临下接下来的治疗选择。病情确立之后,“要怎幺治疗”这件事,不是只有化疗而已,还有很多治疗方式可以考量。

只是在考量之前,到底要选择在哪里治疗,是大老远寻求名医?还是直接在就近的医疗院所?

不同的医疗体系当然会有所差别,如果病人希望在治疗期间有多一点自主权、对病情能够多一些了解,要找的当然是可以提供这种医疗模式的医师或医院。然而,战争就要开打了,该怎幺找?又该如何评估呢?

“大军将至,粮草先行。”开战之前,后勤準备要先周全,战争才能在开打后,争取更多胜利的机会。后勤周全的準备,最重要的其实就是来自家庭的支持。如果医疗团队是作战司令部与参谋本部,病人就是第一线的战士,而家属就是后勤司令部。因此,虽然病人的主观意见非常重要,但家属能否了解并给予支持,就成为最重要的客观条件了。万事俱备,全家各就各位。

三方讨论 医病共享决策

当患者被告知病情,可能是门诊阶段,或在住院的时候,下一步就要开始做治疗,譬如说是否要开刀或化疗?这个决定将影响到往后的生活和治疗方向,这时就需要落实医病共享决策(Shared Decision Making;SDM)。

SDM的功能不是在医疗本身而已,而是全面性的通盘考量,因为人建立在生活之中,疾病也是生活中的一环,与其只是着重在医疗,倒不如一开始就做全方位的思考层面,使病人回归到真正影响并鼓舞他的东西。

一旦医病共享决策(SDM)顺利启动,医生可以明白对病人说:“根据现在的状况,你的治疗可以有几个方向……”同时提供相关资料给病人和家属,告知怎幺查资料等,然后在下次门诊或过几天查房的时候询问:“你看了有什幺问题?我们一起来讨论吧!”

医病共享决策(SDM)就是期望在家属也在场的情况下,医生、病人、家属三方一起讨论并做决策。

病人对于自身有所考量,可以在门诊阶段先和医生讨论,由于现今医疗资讯搜寻方便且多元,因此,有些病人一开始就会告诉医生:“因为想要大幅降低副作用,所有药物都可以选择自费!”以为这样可以得到最好、最有效的治疗,但不知道癌症治疗是很複杂的。

全面考量 最佳医疗决策

如果病人做传统化疗或使用标靶药物,一般的情况是,化疗较容易感到不舒服,标靶相对上较没有副作用,但两者孰优孰劣,却不能一概而论,仍然需要与医生及家属就病人的状况做全面性的讨论。

医护人员会把这些资讯充分告知,病人明白之后,需要自行评估与拿捏,同时做决定。

就如同作战一般,不能毫无计划,拿着枪就冲锋陷阵,需要考量兵法、策略、前线死伤和后勤补给等情况。因此,当病人做这个重大决策的时候,要考虑到每个面向,不管生活、家人、医疗、经济、自己的身体状况等,每一个面向都可能影响到决策。

以往面对问题时,可能会聚焦在核心,其他的就是旁枝,但面临医疗决策时,每一个环节都是关键因素,例如病人的身体状况允许,而且有意愿治疗,家人也愿意支持,但是在经济上有难处;或者是病人治疗之后的照护上有状况,就会完全否决掉当下的决定;或是病人能够得到妥善照护、经济上也允许,但是身体却承受不住,也会改变决策的结果。

因此,在癌症治疗上面,一开始较为困难的是在全面考量之下,得出最佳的医疗决策。

然而,也唯有决策确立之后,后面的医疗程序才会顺利,先把作战对策拟定,接下来才可以专心抗战。

整合照顾 医患家属三方考量

以选择医院这件事情为例,很多长辈与晚辈并不住在一起,甚至居住不同城市,当长辈生病之后,请问要到哪里就医?是在父母亲熟悉的家乡,还是在子女居住的地方呢?

从一开始的时候,这种事情就是大问题,而且常常发生在现实情境中。再者,万一寻访的名医,又在另一个区域,又该怎幺办呢?

举例来说,生病的父亲住南部老家,子女则在中部就业居住,查到一位看诊的名医;或是某一科名医在中部,病人和家属只得北上就诊,这类的例子可说不胜枚举。

可是,往往忽略癌症病人做完治疗之后,身心通常极度疲惫,需要妥善休息,病人真正辛苦的是做完化疗之后那几天,但是子女却已经赶回去上班了。因此,如果以长远性来看的话,似乎需要重新慎重考量。

再者,如果长辈有两三个儿女,想说大家可以轮流照顾,但事实上每次的治疗都有可能出现不同症状或治疗的反应,也有可能病情上有所变化,因此不同子女轮流照顾,也可能会出现意见或医疗资讯整合的课题。万一儿女很少,没工作等于没收入,势必又面临经济收入的危机。

长者罹癌 思考以谁为中心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重新评估,该选择什幺样的医院呢?在考虑的时候,就要思考到底是以谁为中心? “以谁为中心”没有一个绝对的对错,因为有时候父母的功能相对没有那幺好,而子女功能比较强大,要依靠子女的话,以子女方便的所在地医院为主;但如果老人家自己功能健全,自己可以处理很多事情的话,是不是以老人家居住地就近的医院为主呢?

其实,其女这时可以先听听父母的想法,然后就当中最担心的部分,例如病情资讯的掌握、病情变化的处理、照顾问题以及就医交通、接送,甚至社会福利等状况都一併放在最初的就医决策考量中。

另一个议题,谈到长辈罹癌后的治疗,就要回头检视一开始罹病的当下情境。不管是化疗、放疗、手术开刀等治疗行为,理论上旁边都需要有人帮忙照顾,但是问题来了,照顾者是否为家人?有时候碰到的状况是,病人和家人处于疏离的状态,结果又在此时意外发现得了癌症,急需家人帮忙的时刻,家属又不在身边,病人就容易陷入怨天尤人的情境,心想不要再麻烦家人,因而大幅降低治疗意愿,治疗效果也会连带受到影响。

因此,治疗不尽理想的变数,大致上有几点,第一是意愿不高,病人可能不一定配合治疗、定期回诊,或是遵照医嘱準时服药等;第二是情绪不佳,免疫力相对受到影响,饮食、营养各方面也不会妥善思考和应对,因此达不到最佳的治疗基础,从心理层面、环境层面到身体层面,最后又回头影响心理层面,演变成一个恶性循环的状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