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的伤也有痊癒力量》:母亲本来就「应该」是慈爱的?

2020-06-10  阅读 495 次

为什幺冲突的母女关係常常是所有关係中的原子弹,影响既大且深远?除了我自己深刻体会之外,也包含坐在治疗室中所得到的心得。

血缘关係≠天然的爱

关係不是理所当然,无法凭单方来努力,需要双方都有心。关係不只是爱,也会有伤。

亲子关係不一定是天生,父母不是天生的父母,不是所有的父母在当了父母之后,就可以自然而然有父母的样子,投入并扮演好其角色的时间不一,有些父母终其一生都无法让子女满意;相对的,子女也非被动接受安排,子女的样子也非父母期待的样子。只因为父母是始作俑者,所以记在父母的帐上多一些,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不公平。

很令人吃惊吧。看起来理所当然的东西,细想之后就不再那幺「应该」了:家庭应该要温暖,父母应该关心子女,年长者应该有智慧,子女应该孝顺等等,理智分析之下会觉得不以为然,实际上被这些「应该」情感所摆布的人的确不少,怀抱期待的的下场,当然就是失望了。

如果你很幸运的拥有这些「应该」,绝对要感恩,有太多太多人不曾拥有过。

期待父母真真实实的拥抱、亲吻、抚摸脸颊、用手温柔的梳理自己头髮,才能真实感受到父母的爱,但有些父母就是做不出这幺亲密的动作,以为满足吃饱穿暖这些功能性目的,就必须得到子女的感激,也要求子女功能性的回报,例如该达成的课业与成就。

有得吃、有得喝只是不失职而已,那幺爱呢?

请别误会我看轻物质温饱的重要,有些经济辛苦的父母竭尽所能,让孩子有和别的孩子一样的物质条件,这点,孩子一定可以从父母的汗水与疲惫感受到其中的爱。我指的是,有些父母不能够爱、没能力爱,或者是要求回报、称斤论两的爱。

「应该」是个危险的概念,如果你举得出N个慈爱母亲的例子,我就同样举得出N个不慈爱母亲的例子:

这些不是只在精神科看到,更多惊人的例子是来自于身边朋友的故事、看似正常无风无浪的家庭。反省这些,不把「应该」当应该,我们这些身为子女以及未来的父母,才能戒慎恐惧地做好每一天的角色,同时对于自己的父亲或母亲是慈爱的,感到十分庆幸并珍惜。

从这些人的故事再往下挖掘,不再聚焦于各自的不幸,而是要寻求光源照亮阴影,甚至看见伤人的母亲原来也是受伤的女儿啊。

我的母亲和她自己的母亲相比,已经是相当尽责的照顾孩子了,只是顽固的母亲无法接近和她同样顽固的女儿。阿嬷生了三男四女,母亲是长女,从小就注定是个替代母亲,砍柴、升火、烧饭,背上一定揹着一个襁褓中的弟妹(这些故事我都听到耳朵长茧,同时还搭配怨怼的语气),从我有记忆以来,我的阿嬷就已经不太搭理子女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了,世界里也只容得下舅舅们。

记忆中的阿嬷几乎没有关心过女儿。我只短暂了和阿嬷相处过半年,那是她从中部北上要来常住舅舅家之间的过渡时期。她很好照顾,每天像个幽灵几乎不说什幺话,但吃饭时间快到了会提醒我,她肚子饿了要吃饭,她的肚子跟时钟一样準,午饭时间都固定在十一点半。

每日的餐食都是我母亲準备的,阿嬷很少肯定或感谢;但有一次因故让我老弟为她盛了碗饭、夹了菜,那几天阿嬷夸讚老弟的话语直让我起鸡皮疙瘩,「阿弟你真乖、你好乖、好孝顺、好棒⋯⋯。」

孙子偶一为之的小帮忙,阿嬷竟然可以感激到有如天赐,较之她对每天细心準备餐食的女儿的冷漠态度,有如天差地别,对女儿辈的付出视为应该,儿子辈的举手之劳则是天大的恩惠,我怎幺也想不透这两者为什幺可以差这幺大!

我当了母亲之后,开始慢慢了解母亲对于她母亲的心情,被要求,被忽略,但同时又受僵化礼教束缚,哀怨自己欠栽培,却又複製了重男轻女的思维。我让自己理解这一切—己所不欲,勿施于小孩。

相关书摘 ►《母爱的伤也有痊癒力量》:遗憾自己欠栽培的母亲,却接受「男尊女卑」

书籍介绍

《母爱的伤也有痊癒力量:说出台湾女儿们的心里话,让母女关係可以有解!》,橡树林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南琦

那些母女之间以爱为名、在彼此关係上的种种挫折与伤害,作者南琦绝对是不在话下的过来人;而也因为她看懂自己与母亲之间的爱恨情仇,更能同理且心疼有相同经历的女儿们!所以她在书中说了一些故事,也呈现了部分台湾母亲的样貌,尽力从许多真实案例中提供不同的思考面向,期许各年龄层的读者们都有属于自己年纪所能想到最好的因应方式,有机会从母爱创伤里省思、然后在受伤的母女关係中喊卡,回过头来好好照顾自己,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本书不仅是作者与朋友们、个案们的疗癒笔记,更是作者从自身所遭遇的母爱伤害中,一路寻找碰撞出的「痊癒力量」!作者说,我们无法把人生切断、重新来过,但却可以带着现在的成熟与智慧,给自己一个能够好好沉澱观看的机会──把过去看懂,即能有所领悟,从已经破坏的母女关係里,活出不一样的人生。

《母爱的伤也有痊癒力量》:母亲本来就「应该」是慈爱的?


上一篇:
下一篇: